荔枝红了

点击数:432      字体:[增加    减少]

果农在采摘荔枝   (图片来源:《从化市志》20世纪90年代摄)

我的朋友老陈,家住流溪河倚岸的从化市太平镇,盛夏的一个周末,他电话一再催促,邀我到他那里吃荔枝。

老陈的荔园在当地颇有名气,距京珠高速公路出入口约5公里、白云国际机场18公里,北回归线从地旁划过。不远处还有宋代的钱岗古村落,明代的广裕祠堂,清代的太平当楼等,呈现出“宋遗风、明建设、清修复”的古建筑风貌,是汇集旅游观光、人文景观的绿色休闲胜地。6月,正是荔枝成熟时节,我带着几个作家朋友开着两辆轿车往老陈的荔园奔去。

中午时分,老陈在家门口笑脸相迎,随即领我们到附近的一个农家乐吃饭。老陈要我们喝他家自酿的米酒,我们推辞不过,但也只是少许而已,怕驾照的12分很快就会扣完。下午三时,我们向荔园出发,一路上,只见到这里运输荔枝、旅游参观的车辆络绎不绝。老陈指给我看前面的一片林子,啊,真美!满眼望去,绿树间像是隐藏了一朵朵红云,金色的太阳光撒在树梢,更增添了几分色彩。荔枝树下,一串串殷红的果实沉甸甸的,把树枝拽弯了腰,一粒粒紧紧挨在一起,像羞涩美女的嫣然笑脸,招人喜爱。

走进荔园,迎面微风,有股特别的香味扑来。由于昨天下了一些零星小雨,果园里满是湿漉漉的腐叶和软土,但也阻碍不了我们的兴致,全然不顾淤泥枯叶,三步并作两步向茂密的荔枝林跑去。荔枝树不算高大,站在地上,垂下来的伸手可触。老陈说,这些是“糯米糍”。鲜红的荔枝一簇簇地拥在一起,每颗都是泛红色的,个头和色泽都一样的大小鲜艳,没有丝毫的瑕疵,正向我们挤眉弄眼。老陈说:今年的荔枝树从开花到结果,一直都风调雨顺,他种了十多年荔枝了,像今年这样的好时年还是第一次遇上。

难得碰到周末好天气,人越来越多,有热恋中的情侣,有快乐的爷孙,有相濡以沫的夫妻,都一起聚到荔园了。都在各自找着乐,有的在荔枝树下留影,有的伸长胳膊去摘,有的剥皮吐核,有的放在箩筐里准备带走。老陈的荔园种得最多的是“桂味”“糯米糍”,也有少许“妃子笑”。“糯米糍”与“妃子笑”核小肉厚,肉质香嫩甜滑,价格略高,每个品种风味各异,让人回味无穷。听老陈说,以前每人交30元就可以尽情吃个够,交120元就可带走10斤装的一箩筐。但那样做会存在问题,好的被摘走了,难看的谁还要?于是,老陈现在改为承包制,就是承包一棵树,根据目测的多少来订价钱,大约1000元一棵,任你吃或摘走。当然,我们不用交钱只会装傻,老陈也会送些给我们带走。我等不及,顺手摘了一串,剥开外面的红皮,便露出了鲜嫩的果肉,晶莹剔透,娇嫩欲滴,不忍一口咬下去。这时,我才真正感受到苏坡“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的那份心境了。难怪唐朝杨贵妃是那样的嗜食荔枝,以至于不惜从数千里之外的岭南采运鲜果,一路快马加鞭,尘土飞扬,日夜兼程,只用几天工夫,就把鲜美的荔枝送至口中。诗人杜牧对此还作了真实的描述:  “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过华清官》)可娇宠的杨贵妃哪里知道,那鲜露欲滴的果汁里,渗透着多少差人的血汗,又有多少差官驿马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我老家在黔南的一个小山村,基本上每年都回去一次,但不知带些什么礼物给父亲和侄子侄女们,这些年内地的经济迅猛发展,这边有的,那边也都有了。前年6月,正直荔枝红时,朋友给我送来了两箱,还是从化出产的。我灵机一动,就带这两箱荔枝回去,我还琢磨着,该怎么分配。从广州到贵阳,飞机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三弟在机场接我们,一进家门,侄女就跑过来激动地叫了一声“大伯回来了!”父亲见到我后也十分高兴,因为总是在电话里听到声音,没有亲眼看到这么个人站在面前实在。我们相互问候后,我感觉良好地从箱子里抓起一把“糯米糍”放在桌上,让他们快吃,赶紧尝鲜。  “你大老远的带这些过来,很麻烦很辛苦的,其实我们这里也有卖,你三弟昨天还拿了一箱过来呢!”父亲指着墙角那个崭新的纸皮箱说。我顿觉失落,有些泄气,还以为给他们带去了珍稀佳果呢!进而问多少钱一斤,父亲说每斤5元。  “我们在那边还买6元呢!”我灰溜溜地说。

还没等我说完,侄女百灵鸟般清脆的声音对我说:  “大伯,我要吃荔枝。”我赶紧从桌上抓了两粒递给她,她连皮带核一起塞进了嘴里,一咬,那汁就流了出来,还说“好甜”。我还没弄个明白,她又顺手抓了几粒一溜烟跑出门去。看着她的背影,我暗喜,心里甜甜的,这就是我从广州带来的荔枝啊……

老陈带着我们在荔园里转悠,闻到那新鲜荔枝逸散飘出的鲜甜气味,我无暇顾及其他,忍不住一粒接着一粒剥着吃,汁水流在手上,手指间犹存着淡淡的芳香。它那般的滋润和甜美,难于言喻。很奇怪,我吃荔枝不会上火,一次吃两三斤也没问题。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不想辜负这样的美景与闲适,朋友们提议在荔枝树下留影。“叔叔,我来给你们照!”说话间,老陈的女儿就端起了相机——“咔嚓”为我们留住了美丽的一瞬。之后,小家伙在荔枝林中跑来跑去,如一只快乐的蝴蝶,穿梭在美丽的荔园中。

荔枝红了!是殷红的一片,在夕阳的辉映下更显得炫目和苍翠。

(何霖)

【关闭页面】

上一篇:梦里荔乡

下一篇:从化印象记

广东文史网 广州文史网 广东党史网 中国传统村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