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古渡头

点击数:351      字体:[增加    减少]

(图片来源:《一泉碧波暖从化》)

早春的一个午后,我们寻访流溪河著名的龟咀古渡头。

这是偶然翻看《从化文物志》受到的触动而为的。据载,古渡头自明起成为官渡,是南来北往的重要交通枢纽……

我想,流溪古渡虽然比不上大名鼎鼎的桃叶渡那样的古渡闻名,但必定有其特色和别样迷人之处,看一看或会引起遐思,对思想大有启迪呢。

驱车过了神岗大桥问路一老妪,她往南一指说,沿流溪河堤走,往左拐便是。车子便沿河堤驶,河堤平展,满路黄沙,是常走车辆的。堤岸两边的景致令人惊异,哦!我在荔乡多年,还是头一次看到如此阔大的荔枝林。举目看,郁郁葱葱的荔枝林连绵起伏,无边无际,像波涛涌动的碧海,似丘峦起伏的绿原。荔林静静的,似没了人烟,但和荒凉的大漠相比那生机自是天壤之别了,若是荔花盛开之时,花香阵阵,群蜂飞舞,那景象多美;红果累累,荔农欢呼,那情景多么撩人!

车行了两分钟,便不能再走了。原来平展的河堤是为沙场运沙的车辆而平整的,流溪河上两艘抽沙船正在轰然抽沙,金色的沙丘隆起岸边。我们只得停车步行,河堤依然是那么宽阔,但却长满两尺来高的杂草,有行人践踏出来的羊肠小径。路是荒凉了,但荔林间杂的蔬菜地有了耕作的人声,古渡头仍不知在何处,欲问农人,又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便一路疑惑一路寻找。行着望着,眼看便到荒堤的尽头,前面有一村落,疑心走过古渡了。疑惑间有少年骑单车过,我拦着问:龟咀古渡头在哪?答:不知。又问,这里是何处?答:龟咀村。自忖,少年人岂谙旧事?古渡还在前边吧。往前走了一会,荒堤尽处是一小运河,河堤宽若公路,走近村子问一老妇:古渡在哪里?老妇回道:往这巷子尽头走,河边就是。哦!便高兴起来。巷子仄窄,有七八个男女聚于楼下,见了我们便说:看龟咀渡吧?我笑道:是呀!又说,看的人多,就是没来开发!我要讨他们高兴,说:我看了就开发吧!应道:好啊!看你也不是真的。

越过巷子尽头,越是些砖瓦老屋,陈旧且丑陋。想起文物志的记载来了,这便是与古渡相连的古墟集,由三条长100多米的街市组成。商铺数十间,多为骑楼式。铺墙多是杉木板墙,木旧色老,布满尘迹,当年远近驰名的“穗丰兴”、“均益隆”、“杏苑长春”等铺号依然是悬挂在铺门上,还有杂货、京果、发客等幌子,只是时移世易,空荡荡沉寂寂的,衰暮之气弥漫,物与事都非复旧时模样了。当年的龟咀古墟因了古渡多繁荣兴旺啊,“物阜民丰,百货交汇,商贾云集……”

感慨着穿过街巷走近河边,哦!这就是古渡码头了。当年颇具规模的码头,如今仅余两列花岗岩石条铺砌的石阶斜斜伸延河边,其畔新建有矮细简陋的天妃庙,内奉天妃瓷像,两侧有联云:龙脉一根千载旺,龟山百结万年昌。村人迷信,将红纸契书贴在花岗石岸,契书竖写三行,从右至左分别是:福如东海、谢新虾投契保养,寿比南山。

沿石阶走下河边,河水枯浅,尽见红沙岩石岸,细看犹见当年木船靠港时在其上拖擦而成的道道深痕,还有竹篙撑在埠头上留下的点点凹印…

在红沙石岸徘徊良久,举目周遭观望,但听右边的小河湍流哗哗,正面的流溪河主流却又浊又浅,河床多有裸露,中流处曾经淤塞了吧,有两垄钩机新挖的或黄或白的泥沙,河里无船无渡,只有不远处两艘抽沙船轰轰作响……

伫立石岸,一缕吊古之幽情袅袅于胸。想当年流溪河水多满多美,若没一河滔滔碧水,龟咀渡怎能成帆樯云集的官渡?就算是我儿时的20世纪50年代吧,流溪河还是那么青春美丽啊,河水一年四季滔滔涌涌,似乎没有什么枯水期,上流的竹排木排漂流而下,运货的红帆船白帆船逆流而上,蛋家奋力撑船吼着号子啊呀响,遇激流或过深潭,迷信的船家就劈劈啪啪地燃放起鞭炮驱邪赶鬼,这情景于今历历在目呢,这龟咀渡头的天妃庙当年必定规模宏大香火旺盛,水满水急的江河埠边才那建天妃庙祈求护佑啊!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渡头余落日,墟里上青烟。”想必是当年古渡常见的美景,如今只有在梦中寻找了。

哦!这沧海桑田的变化,不就是因了河水的枯浅么?水之于人多么重要!为此我们传统文化中有“水为财”之说。这很现实也很科学。水是生活和生产的必需,水路更是旧时交通的主要方式,试看黄河、长江、珠江凡水运畅通的地方哪个不繁荣昌盛!水为财至今仍然有理,凡沿海沿江的地方不是比较富裕么?不过,此理论向前发展了,有了“路通财通”之说,到处都在修路,高速公路迅速发展,大型的汽车站取代了许多水运码头成了交通枢纽,这是时代的进步。

问题的严重性是,河枯水浅了水运可以改为陆运甚至空运,但缺水严重影响生产,没水了则不能生存,这可是无可替代的。如今水荒逐渐严重,华北缺水,西北缺水,闻名遐迩的白洋淀萎缩,黄河几乎年年都有断流,南方许多小河逐渐枯浅,这样下去终有一天会因水荒而成灾难,这可绝不是耸人听闻。我们不是时闻源头发生严重毁林,草原严重毁草么,人类追求自身利益的同时自毁生存环境仿佛踏上了不归路!

我们都应醒觉了,将开发古渡头寄希望于科学吧!龟山的“龙脉”再好也保不了千年旺,花岗石岸再固亦不会让“新虾”福如东海,只有努力维护好大自然的生态平衡,管护好森林并广植林木,水源充足了,流溪河焕发青春,曾经辉煌的古渡也将会旧貌新颜。赖以生存的优美环境寿比南山了,我们才会福如东海。

(资料来源:羊城晚报)

【关闭页面】

上一篇:石门红叶 ​

下一篇:古村记事

广东文史网 广州文史网 广东党史网 中国传统村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