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广纵队:时代的传奇

点击数:1699      字体:[增加    减少]

在中国革命战争史上,两广纵队是一个传奇。它的前身主要是赫赫有名的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广东省东江地区创建和领导的一支人民抗日军队。在日本投降后的《朱总司令命令冈村宁次投降》的命令中,曾将东江纵队司令员曾生与华北聂荣臻、华东陈毅、鄂豫两省李先念将军并列,作为广东地区日军的受降代表。1946年,东江纵队奉命北撤山东后,成立了两广纵队,参加了豫东、济南、淮海和解放广东的战役,谱写了一曲曲胜利的战歌。

东江纵队

提起东江纵队,首先要提的人就是曾生。

曾生1910年出生于今深圳市龙岗区的一个澳大利亚华侨家庭,童年时先后在当地和香港上小学,1933年考入中山大学。在1935年的“一二•九”运动中,他还率领中大学生示威游行,把广东省教育厅的牌子拆了下来,扛回中大。此事被当时的广东地下党认为是“过激行为”。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8月担任香港海员工会组织部长,组织香港海员进行离船罢工等形式的抗日斗争。1938年初任中共香港海员工委组织部长、书记。1937年,抗战爆发,日军七万大军于10月12日发起进攻广州的战役,八路军驻港负责人廖承志召集中共香港市委书记吴有恒和中共香港海员工会书记曾生开会,决定由曾生回广东组建抗日游击队。1938年4月,曾生任中共广东省委候补委员。

曾生带领一批同志回到广东后,1938年 12月出任惠宝人民抗日游击总队总队长,在惠宝沿海地区开展抗日游击战争,给日军以沉重打击。

1941年12月25日,香港沦陷。此时,宋庆龄、何香凝、柳亚子、邹韬奋、梁漱溟、茅盾、夏衍等众多名人还滞留香港。在周恩来的急电下,廖承志主持了将这些文化名人和爱国民主人士营救出港的任务,曾生奉命率抗日游击队配合接应。在此后的三个多月时间内,曾生率领的队伍从香港接出了800多名文化人士和爱国民主人士,英、美、印籍国际友人100余人,港、澳进步学生1000多人,还有国民党第七战区司令长官余汉谋的夫人上官贤德等,受到中共中央的高度表扬。邹韬奋还为曾生题词“保卫祖国为民先锋”,并在一旁题识曰:“曾生大队长以文士奋起,领导爱国青年组成游击队,保卫祖国,驻军东江。韬从文化游击队自港转移阵地,承蒙卫护,不胜感奋,敬书此奉赠,藉表谢忱。”

港九沦陷后,曾生又出任广东人民抗日游击总队副总队长、总队长,领导东江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建立东江抗日游击根据地,与日军和顽军进行了多次艰苦卓绝的战斗,使东江人民的抗日武装不断发展壮大。

1943年12月2日, 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 江纵队(简称东江纵队)成立,曾生出任司令员。东江纵队还深入港九敌后,挺进粤北山区。

日本宣布投降时,东江纵队已拥有武装人员1万多人,根据地和游击区总面积约6万平方公里,覆盖人口400余万。抗日战争期间,东江纵队毙伤日伪军近万人,牵制了日军大量兵力,为发展华南敌后抗战和取得抗日战争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北撤山东

1946年7月5日,根据国共两党达成的协议,我党同意将广东、广西、苏南、湖南和湖北等八省解放区让岀,广东抗日队伍中的2400人以东江纵队的名义奉命北撤山东,北撤前,还在广东各地原解放区和游击区内留下部分武装。

1946年6月30日,北撤部队2400人登上三艘美军运输舰,不少没有安排北撤的同志也上了船。几十年后曾生在回忆录中写道:“按北撤协议,规定以东江纵队名义北撤两千四百人,但经我们做了美军负责运输的指挥官德臣上校的工作,他同意只要船装得下,可以不受两千四百人的限制,所以一批已安排复员,但又坚决要求北撤的战士也随同登了船,到烟台后统计,我们实际北撤的人数是两千五百八十三人。”

临行前,干部战士唱起了《北撤进行曲》:“为了广东的和平呀,我们要离别战斗的家乡,我们要走上新的路程,漂洋过海到遥远的北方。当无数群众送别我们,好像那母亲掉下眼泪,多年的战友送别我们,好像兄弟说不出话来。愿我们大家都平安呀,让我们牢牢地各守岗位,不管反动派疯狂挣扎,我们要战斗到胜利的明天。”气氛极为雄浑悲壮。

经过五个昼夜的航行后,北撤部队抵达了我军控制的山东烟台,受到了烟台带和当地驻军的热烈欢迎。随后,中共华东局和新四军兼山东军区都派出代表团前来慰问。陈毅和张云逸、刘伯承、邓小平、贺龙、萧克等分别发来贺电。北撤部队到达山东解放区后,1400余人进华东军政大学等学校学习,其余人员编成东江纵队教导团。随后,曾生率大部分干部去华东军政大学学习,曾生兼任副校长(张云逸任校长)。

1947年3月,中共中央决定以东江纵队为基础,成立两广纵队,为将来解放两广和华南创造更有利的条件。1947年8月1日,两广纵队正式在山东省惠民县成立,隶属华东野战军, 由东江纵队、莱芜战役国民党军广西籍俘虏和山东翻身农民组成。全纵队下辖三个小团和教导总队,共4800多人。曾生任司令员,雷经天任政治委员,林锵云任副政治委员,姜茂生任参谋长,杨康华任政治部主任。

雷经天是广西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南昌起义和百色起义,曾任右江苏维埃主席,后随红一方面军长征到陕北,任陕甘宁边区最高法院院长。抗战胜利后,雷经天率部到东北,1946年初调任中共晋察冀中央局秘书长。能和这样一位老革命一起工作,曾生自然十分高兴。

两广纵队成立后,展开了紧张的训练,部队的军政素质明显提高。1947年11月10日, 两广纵队由滨县曹家桥村一带驻地出发,正式踏上了解放战争的征程。

塵战华东和淮海

1948年5月30日,两广纵队奉命南渡黄河参加豫东战役。在我军攻城集团围攻开封期间,国民党邱清泉和区寿年两兵团奉命增援。 两广纵队和华东野战军、中原野战军共四个纵队对敌两兵团实行分割。此时,邱清泉兵团企图与区寿年兵团对我军实行两面攻击。两广纵队紧急奉命守备杞县县城,阻击邱清泉兵团。

杞县是李自成起义军大将红娘子和李岩起兵的地方,城区面积只有1平方公里左右。两广纵队和临时配属给其的一个师,经受了邱清泉重兵兵团的多次猛攻,敌军在多次进攻失败后,集结了三个旅的重兵再次向两广纵队进攻。最后,在敌军多次猛攻下,部队伤亡惨重,在上级同意下撤出了杞县。两广纵队虽然没有守住杞县,但赢得了两天时间,保证了兄弟部队全歼区寿年兵团。随后,两广纵队又投入到围攻邱清泉兵团的战斗中。最后,由于敌 方重兵集团临近,我军主动撤转,胜利结束了豫东战役。在这次战役中,两广纵队共歼敌1300多人,自身牺牲和受伤近300人。

1948年9月,华东野战军决定发起济南战役。两广纵队的任务是独立担负攻克位于济南西南约20多公里的长清县城的任务。敌军在长清县城留有2000人的完备部队,还有坚固的工事。华东野战军还给两广纵队配备了一个特务团、一个警卫团和一些部队。由于准备充分,两广纵队只用了90分钟就突破了敌人的城防工事,一举攻入城内,迅速与敌军进行巷战。

激战后,两广纵队全歼守敌,提前三天半攻占长清县城,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攻 占长清县城后,两广纵队作为预备队,加入了济南战役的攻城集团,主要任务是守备济南飞机场。

1948年底,淮海战役打响后,曾生率领两广纵队,奉命和华野三纵及冀鲁豫军区部队一起,在鲁西南一带伪装主力,迷惑敌人。战役发起后,两广纵队和中野四纵围歼了敌方孙元良兵团。随后,曾生率领两广纵队参加了徐南阻击战,顶住了孙元良兵团绝对优势的兵力和猛烈而连续的进攻。在战斗最紧张的时候,为了堵住敌人突击的一个口子,两广纵队甚至连文工团都拉上了战场,以至于后来华东野战军在《淮海战役实施经过》中记载:“尤以卢村寨激战最烈,工事大部被毁,我击退敌多次 冲锋终为广纵英勇守住。

随后,两广纵队还参加了追击徐州之敌,并配合兄弟部队,对企图从徐州突围之敌进行了英勇阻击。在总攻陈官庄的作战中,两广纵队和华野司令部总部警卫团并冀鲁豫三分区地方武装控制了会亭集地区,监视敌人,直到战役胜利结束。在淮海战役中,两广纵队共歼敌2000人,全纵队伤亡近千人。

解放广东

淮海战役后,两广纵队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由第三野战军转隶第四野战军,转移到河南商丘、襄城等地休整待命,准备参加解放两广的作战。

曾生奉命前往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所在地西柏坡,见周恩来和廖承志,并跟随中共中央 一起前往北平。周恩来和曾生同乘一辆吉普车,一路上,两人进行了长谈。在河北等候火车时,曾生还见到了毛泽东。几十年后,曾生回忆:“毛主席见了我就问道:‘你就是在广东 打教育厅那个曾生吗?我回答道:‘是的。’他老人家高兴地说:‘打得好。’”当时,此事被认为是“过激行为”,现在听毛泽东这么一 说,曾生觉得是最终定论。到达北平后,曾生跟随毛泽东、周恩来和朱德等中央领导到西郊机场参加了阅兵式。

1949年5月,由平津战役起义的国民党军改编的独立第24师编入两广纵队。6月,两广纵队在河南襄城整编,全纵队拥兵两个师和一个炮兵团、一个教导团,共1.3万多人,拨归第四野战军序列。

1949年5月底,曾生从北平返回部队。7 月24日,两广纵队在河南襄城誓师南征,开始了南下解放广东的战役。9月27日,两广纵队主力到达江西赣州附近。在赣州期间,四野给两广纵队明确了作战任务。10月8日,两广纵队进入和平地区。10月9日,曾生和雷经天率军与三年前北撤部队离开广东后仍留守战斗的同志-现已拥有3万多人的粤赣湘边纵队会师。之后,两广纵队相继解放了博罗、惠州。

两广纵队于11月底由东莞向珠江三角洲挺进,相继解放了惠阳、博罗、东莞、宝安、番禺、顺德和中山。至此,两广纵队完成了四野下达的参加广东战役的任务。

1947年8月,延安总部调派雷经天任两广纵队政委。图为曾生(右)、前来检查工作的华东军区参谋长陈士榘(中)和雷经天(左)合影

尾声

1950年元月后,1万多人的两广纵队离开了四野,纵队及两个师的番号撤销,大部分部队编成珠江、东江、北江、台山和西江等军分区所属部队,还有部分人员被编入广东军区江防部队,部分干部战士跟随雷经天到了广西。至此,两广纵队完成了历史使命。

抗美援朝开始后,分散在广东各军分区所属部队中的原两广纵队干部战士,先后有两批共3000人参加了战争,其他干部战士均投入到广东的军事和经济建设中。

解放后,曾生历任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兼珠江军分区司令员、政治委员等职,1955年授予少将军衔。1974年后,历任国务院交通部副部长、部长,国务院顾问,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等职。1995年11月20日病逝于广州,享年85岁。

两广纵队政委雷经天1949年12月调任广西省人民政府副主席,1950年6月,调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法院中南分院院长。1959年8 月11日在上海病逝,享年56岁。

两广纵队副政委林锵云1948年8月离开纵队。建国后,历任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委员兼职工委员会第二书记、广东省总工会主席、中国海员工会华南区委主席、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广东省副省长。1970年去世,终年76岁。

两广纵队副司令员王作尧在解放后历任广东军区江防司令部副司令员和武汉军区空军副司令员等职。1955年授予大校军衔。1961年授予少将军衔。1979年当选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1990年病逝于广州,享年77岁。

两广纵队参谋长姜茂生在建国后历任广西军区玉林军分区司令员、广西军区参谋长和副司令员等职。1955年授予少将军衔,1985年在南宁病逝,享年74岁。

两广纵队政治部主任杨康华在建国后历任珠江军分区副政治委员、广东省副省长和广东省政协第一副主席等职。1991年在广州病逝,享年76岁。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两广纵队炮兵团团长袁庚。广东解放后,袁庚出任中共驻香港办事处主任。改革开放后,袁庚出任香港招商局常务副董、蛇口工业区党委书记等职。袁庚是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重要探索者,被誉为“蛇口模式”的探索创立人。2016年,袁庚病逝于深圳蛇口,享年99岁。

资料来源《同舟共進》(作者彭苏,第十、十一届贵州省政协委员,文史学者)

【关闭页面】

上一篇:在“百鸟贺流溪”灰塑前

下一篇:从化1569

广东文史网 广州文史网 广东党史网 中国传统村落网 从化区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