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邑乡贤欧阳晖

点击数:855      字体:[增加    减少]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在这样一个思忆前人、追念前贤的时节,我想跟从化的父老乡亲们好好介绍本土的一位乡贤——伯曦欧阳公。

伯曦欧阳公何许人也?他是明朝末年从化的一位著名乡贤。欧阳公,名晖,字伯曦,又字什之,号罗浮道民,大概为凤院古村开基祖(忻公,字怡之)的第十三世孙。伯曦公是从化凤院欧阳氏八世祖云林公欧阳瑞光之后,生卒年不详(约1566年-1626年)。众多资料显示,他的出生地为清远市佛冈县石角镇吉田村(凤院古村欧阳氏族的一个分支),也许当时佛冈县石角镇吉田村可能归临近的从化县管辖。

我们了解伯曦公欧阳晖,得先从其父亲欧阳潢说起。《从化县志》曾记载:潢,字崇积。领隆庆庚午乡荐,谒选授归安教谕,以道学淑人,所造就多知名士,恒出家粟以济诸生之贫者,复捐资创望道楼于学宫,后士人德之。卒,祀归安名宦。”(注:归安县为老地名,北宋时期在今天的浙江省湖州市有置归安县,归安县衙旧址位于今湖州市中心骆驼桥东堍。)

另据族谱记载,欧阳潢,生卒年不详,字崇积,之字辈。八世祖云林公欧阳瑞光之后裔,云林公第五子——祖华(号东轩)之后,约为凤院第十二世孙。明隆庆庚午登贤书谒、1570年乡荐(一说中举),归安县教谕、南靖知县,以子(欧阳晖)有功,诰赠进阶承德郎(正七品)。史书称他:兴教惠民,众称“慈母”。说他兴办教育,为百姓造福,人们称之为“慈母”。又记载“有里役茶置金其内,斥而罪之。”有人以送茶叶为名,在里面放了一些金子,他发现后便狠狠斥退并举报对方。引退还乡之后,他回家时两袖清风。经常在村里讲学,教育同宗族人,不听教的就严加警诫,成为著名的乡贤。平时如果不是因为公事,他绝不去见县令。但是,对于地方上老百姓的诉求问题,他一定会向县令尽情反映。他还曾经倡议带领乡绅们向省府两台申诉,据说为的是给从化学子们争取恢复横潭学租(横潭,1489年从化建县的首址)。

得益于父亲的言传身教以及自身的勤苦用功,欧阳晖很快就成为社稷之才了。据族谱及县志记载,欧阳晖学识广博,擅写文章,“素敦睦亲族,捐俸增置祠业,宗人赖之”。明朝万历庚子年(1600年)高中举人,任临贺县令擢南京刑部主事、香河县令、南京锦衣卫知事(临贺县后改名称贺县,治所在今广西贺州市贺街镇)。也就是说,欧阳晖初任临贺县令,后提升为南京刑部主事,也曾出任过香河县令(顺天府香河县,即今天河北省廊坊市香河县)、南京锦衣卫知事等职。

《从化县志》记载曰:晖,字伯曦,潢之子,博学工词翰,由万历经魁筮仕临贺令,考满擢南京主事,时魏珰擅权,忠正被祸,晖有“阴霾国事非”之句。珰闻以讪谤系狱,同知府刘铎,拷掠甚楚。幸上从宽宥,杖谴归田里。未几,刘铎重罹锻鍊致法,晖遂买舟托为尚平之游,及扺飞来峡喟然曰:“珰恨我深于刘,刘不免,吾何能独生。吾于此得死所矣。”赴渊而卒。临贺祀名宦,后举祀乡贤。所著有《寓燕草》、《生还草》及《端云山房》诸刻。(注:魏珰,即著名宦官佞臣魏忠贤。尚平,东汉末年名士、隐士。与当时徐庶、司马徽、诸葛亮、庞统等人交往密切,最后隐居于鹿门山,采药而终。)

关于欧阳晖的这些故事,在《明史·刘铎传》、《明史》列传第一百五十八卷、《明熹宗实录》以及《颂天胪笔》等史书中,都有所提及。在著名史学界作家赵承中2008年发表于期刊《文史知识》上的那篇《戮番案:晚明时期的一起冤案》文章中,更有详细的叙述。2008年底,《现代快报》更是将该文摘录并更名为《晚明时期的戮番冤案》,刊登于报呢!

读罢以上史料之后,我便大致梳理了欧阳晖“赴渊而卒”的缘由。明朝末年,从化人欧阳晖与著名宦官佞臣魏忠贤同朝为官。欧阳晖一身正气、刚正不阿,任顺天府香河知县期间常到旃檀寺中走动,与僧人本福遂成方外之交,曾以“罗浮道民”署名题诗三首于拜帖纸上,赠与僧人本福。其中一首律诗名《冬至遇雪》,其中有“阳至(一作扬城)君恩重,阴来(一作霾)国事非”一句。

僧人本福与朝中大臣刘铎也有私交。刘铎善书法,曾应求为本福写扇面数幅,当时未带印章,事后再差家人拿去补用。本福不但将印章补盖于刘铎写的扇面上,而且在“罗浮道民”署题诗作的拜帖纸上也加钤了刘铎的私章。由此引发了史称明末大臣刘铎被处死的“诗扇案”或曰“诗帖案”。(因刘铎被捕入狱的时候,时任扬州知府。于是后世也有记载为:扬州知府刘铎“愤忠贤乱政,作诗书僧扇,有‘阴霾国事非’句,犯下文字狱”。)

随着“诗扇案”案情的深入。欧阳晖也是难逃“阉党”魏忠贤的魔爪。天启六年(1626年)三月到案的伯曦公欧阳晖诚实招承,诗帖确与刘铎无关。案件最后,欧阳晖判杖一百,削籍为民;本福以诓骗罪杖一百,流三千里;刘铎则无罪释放,待次京师等候复官。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诗扇案”的后续情况,竟然急转直下。朝中奸佞小人竟然捏造出“刘铎获释后延请道士方景阳用巫术咒害魏忠贤的情节”。最后,刘铎在狱中屡遭酷刑,被恼羞成怒的魏忠贤以“讪谤罪”残忍杀害。伯曦公欧阳晖是一位有情有义的人,他始终认为刘铎之死是由自己引起的,深感愧疚与自责。回到原籍,他一直郁郁寡欢。当他听到刘铎的死讯,便辞别了家人。乘船抵达北江飞来峡(今清远市清新区境内)的时候,他喟然感叹道:“魏忠贤恨我比恨刘铎更深,刘铎不能幸免,我又怎能独自偷生呢!我应该在这里结束生命了。”于是,伯曦公从容地跳江自尽(据记载享年约六十一岁)。  

那一年,应该也是扬州知府刘铎遇害的天启六年(1626年)。在考取功名出仕为官,效力朝廷26年之后,从邑乡贤、一代忠臣欧阳晖选择了舍生取义,杀身成仁。就在他去世十八年之后,公元1644年,大明王朝亦宣告灭亡矣。

从邑乡贤欧阳晖的一生,是大起大落、何其悲壮的一生。从刻苦读书到高中举人,从就任临贺县令、香河县令到就任南京刑部主事、南京锦衣卫知事,他的功名实在令人艳羡和景仰。从化建县以来,经历过四百二十多年的封建王朝时期,能够考中举人以上者,并不算多。能够做到精忠报国、抵抗奸佞、舍生取义,并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一页的从化人,更是只有欧阳晖了。

史书记载,公元1628年,阉党魏忠贤受诛,刘铎冤案得以平反昭雪。刘铎被朝廷授太仆寺少卿,封为忠烈,赐谕祭葬。同样以反抗魏忠贤出名的从邑乡贤欧阳晖,后来也被朝廷追赠为大司寇(具体追赠官职名称待考证),敕祀忠义祠。

遗憾的是,当年欧阳晖入祀的忠义祠,早就不见了踪影。今天,我们追思欧阳晖、缅怀这位乡贤,大概也只能去凤院古村走一趟了。因为在那里,欧阳晖嫡系族人修建的宗祠——云林公祠(主要供奉欧阳晖之高祖云林公),依然傲立在凤院古村的门楼旁。在这宗祠大门前,尚残存着一对旗杆夹。也许,我们可以把它当作是当年表彰欧阳晖高中举人而修建的那一对吧。

据说,早在清朝康熙年间,欧阳晖就已获得当时县令的高度赞扬。凤院族谱记载,从化县知县郭遇熙(1689—1694年在任),在考察完从化各乡之后,曾发表感言:“欧阳居然一巨室也。吾考其先世,如寅之清谨,勋之廉介,而潢、晖父子,一以却金著,一以忤珰显,岂不赫然人杰哉?”,翻译过来大概意思就是:“(我巡视完各地之后发现)欧阳一姓人居然是一个人才济济的大族!我查考了他们的先祖,如欧阳寅的清廉谨慎,欧阳勋的廉洁正直;欧阳潢、欧阳晖父子,一个以拒不受金著称,一个以反抗魏忠贤出名,这些不就是名声显赫的人杰吗?”

是啊,他们不就是名声显赫的人杰吗?从邑乡贤欧阳晖,忠勇大义、刚正不阿,堪称士子楷模、邑人典范也。他不仅是凤院古村和欧阳氏族的骄傲,也是流溪大地和从化人民的骄傲。他的高风亮节,永远值得后世赞扬和纪念。

(朱浩彬)

【关闭页面】

上一篇:从化举人欧阳潢

下一篇:凤院古村之里巷、祠堂篇

广东文史网 广州文史网 广东党史网 中国传统村落网 从化区图书馆